中关村现代节能服务产业联盟

当前位置: 首页 - 行业新闻

发改委能源研究所韩文科:能源转型是实现“碳达峰-碳中和”的关键

来源:EESIA 作者: 2021-05-07

绿色低碳是新时期推进能源革命的主要战略取向,想要实现能源高质量发展,需要将低碳发展和能源发展有机结合起来,重视发展绿色安全经济,建立绿色低碳循环经济体系。


“‘碳达峰-碳中和’不是凭空而来的。”4月23日,由能源环境服务产业联盟(EESIA)主办的2021能源环境服务产业年度峰会在京举行,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能源研究所高级顾问、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韩文科在会上发表主题演讲时如是表示。


韩文科指出,十八大以来,我国的绿色发展和能源转型卓有成效,为实现碳达峰和承诺碳中和打下了坚实基础。


“十四五”是能源转型的关键时期


韩文科表示,以供给侧结构改革为主的宏观经济政策对能源转型起到了促进作用。2013年至2019年间,在各种节能减排政策的共同作用下,能源消费总量过快增长势头得到有效控制,能源消费结构调整取得历史性进展。


据统计,2020年,一次能源消费总量49.8亿吨标准煤,比上年增长2.2%。煤炭消费量增长0.6%,原油消费量增长3.3%,天然气消费量增长7.2%,电力消费量增长3.1%。煤炭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的56.8%,比上年下降0.9个百分点;天然气、水电、核电、风电等清洁能源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的24.3%,上升1.0个百分点。


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能源研究所高级顾问、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韩文科


“工业、交通、建筑这些部门,能源消费结构优化进展很大。”韩文科指出,即使因为部分数据滞后没有详细统计,但是可以明显看出,2012年至2017年,随着能源终端电气化水平快速提升,工业、建筑、交通等重点部门的电能替代快速发展,发电用能占比、终端用电占比与发达国家基本持平。“这也是过去我们多少年没有取得的成就,过去工业、建筑、交通产业规模在不断扩大的同时,能源消费的结构还是更多依赖煤电。”


“过去的制造业,如高耗能的有色金属制造业,多布局在山东、河南等煤电、煤炭资源比较丰富的地区。”韩文科指出,在能源加工转换环节效率普遍提升之外,我国能源结构转型还体现在经济结构性变化和区域结构的变化上。近年来,随着国家规划上向制造业基地输送更多清洁电力的政策倾斜,制造业正在加快向清洁能源基地转移。


“‘十四五’是能源转型加速的时期,也是行业和产业升级的一个时期。”


“十四五”期间的能源发展新格局


韩文科分析指出,“十四五”规划在方法论上,体现了综合考虑国内外发展趋势和我国的现实发展条件,以2035年远景目标为引领。这个“远景目标”已经充分考虑了碳达峰和碳中和背景。“2035年的远景规划提出来,广泛形成绿色生产生活方式,碳排放达峰后稳中有降,实际上往碳中和走,这些都是今后‘十四五’的主线。”


想要实现“碳达峰-碳中和”,能源转型是关键。韩文科从“十四五”规划和发展的趋势判断,“十四五”期间,能源发展也会出现一些格局上的新变化:


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能源研究所高级顾问、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韩文科


一是能源活动要先于全国实现碳中和达到“净零”排放。“国家在2060年实现‘碳中和’,能源行业在2050年可能就要实现零排放。未来的目标明确,煤电、石油这些高碳的能源产业将来的路径会更加清晰。”


二是全面建成安全高效、绿色低碳的现代能源体系。韩文科预计,“十四五”的能源转型路径有一个初步框架,传统的煤炭、石油和天然气产业基本退出,形成以太阳能、风能和其他新能源资源为主体、以集中式和分布式协同为基本特征的未来电力生产和供应体系。


三是智慧能源系统、数字经济、智能系统的全面支撑。韩文科强调,为了达成2050年能源行业零排放的目标,离不开数字赋能。“企业的碳从哪里排放出来?哪些东西潜力最大?怎么优化选择、怎么和产业的发展结合起来?这些都要靠智慧或者智能的系统。”


此外,韩文科还指出,“十四五”能源发展必须与“五个新”相衔接,能源体系建设重点不再是扩展煤炭、煤电、煤化工基地,而是把建设替代煤和煤电的新的大型清洁能源基地作为重点。


“碳达峰-碳中和”加速引领企业转型升级


“十四五”的到来与“碳达峰-碳中和”目标的提出,让能源企业的转型升级进入全面加速时代。可以说,能源企业转型升级将是“十四五”期间一项重大工作任务。


“对企业来讲,你有哪些机遇?行业有哪些机遇?”韩文科表示,企业可抓住机遇,以做大新能源产业为导向,集中式和分布式并举,加速做大规模,在研发、制造、安装、运营、维护等环节寻求商机,参与创建新能源基地和地区中心。


在传统能源产业中,韩文科建议对煤炭进行数字化改造,进一步加快煤矿智能化发展。而天然气作为我国能源供应和民生保障的重要资源,峰值时间或将提前,碳捕捉和利用(CCUS)在天然气领域的应用,可能成为未来的脱碳方向和趋势。此外,应对甲烷泄漏也可能成为一项重要任务,“十四五”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甲烷减排要求。


不过,韩文科也对能源服务产业和环境服务产业提出警告,随着市场的变化,传统能源技术的价值可能将会逐步消失。


最后,韩文科总结道,在未来的30年、40年间,中国能源政策还会发生许多意想不到的变化。“我们完全有信心中国到2060年一定能够达到碳中和。可能到了2050年的时候,煤炭基本没多少了,油气都很少了,大部分就是各种各样的清洁能源,这是我们的未来。”


返回列表